演示站

当前位置:主页 > 业界
[field:writer/]

密集布局动力电池 大众和戴姆勒意欲何为?

2021-01-09

上周五,几乎就在大众集团入股江集团的同时,动力电池企业国轩高科发布公告称,通过转股和募资定增的方式,大众将成为国轩高科第一大股东,占到其总股本的26.47%。而在此前,路透社报导称之为,戴姆勒集团有意参予动力电池企业孚能科技的科创板IPO。

事实上,随着动力电池“白名单”制度在去年6月被取消,一整企业在动力电池下有了更广泛的选择。除了此前的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等国内厂商外,松下和LG化学等国际电池厂商也供企自由选择。

因此,在有众多动力电池厂商可供选择的情况下,大众和戴姆勒在一周内纷纷布局动力电池企业,这引发了外界的广泛关注。

“大众、戴姆勒入股动力电池企业,还是目的培育专属自己的、自律高效率的供应链。”一位不愿明示的券商人士对中网表示:“在燃油时代,整企业是产业链中议价能力最弱的。如果到了电动时代,变为电池企业沦为产业链中最有话语权的一环,一整企业无法忍受。”

企话语权渐衰

在燃油时代,作为三大核心部件的发动机、变速箱和底盘,其控制权基本掌握在整企业自己的手中。然而在新能源领域,动力电池、电机和电控沦为了新的核心硬件,其中,动力电池更是其中的重中轻。根据东兴证券研究所的分析,在新能源一整成本结构中,动力电池就占了38%。

但企因为没有涉及技术累积,所以纷纷使用合资的模式进行合作,即整企业与电池企业共同出资设立新的工厂来生产企所需的动力电池生产。

“与电池企业合资设厂,将不会省却企自律研发带给的问题。”中国流通协会新能源分会秘书长章弘对中网回应:“但这种模式也不存在一些弊端,因为电池技术递归较快,更前沿的电芯技术往往需要电池企业单独已完成,合资另设的厂有可能因为技术跟进不及时而逐渐被淘汰。”

由此可见,在新能源的核心硬件——动力电池上,一整企业或将不再享有燃油时代所享有的控制权。忽略,动力电池企业的话语权日渐增长。

以宁德时代为事例,2019年,其动力电池装机量占中国整体动力电池市场的51%。“现在几乎所有的企都和宁德合作,那一个企的需求能无法被优先考虑到,这就是一个问题。”分析师钟师对中网回应:“大众入股一个市占率小一点的电池企业,一方面,大众可以通过自己的体量老大它变为,以确保供货的稳定性。另一方面,在和宁德这样的电池巨头谈判时,也能更主动一些。而且企们会过分依赖一供应商,它们往往会有两到三企业作为备份,以防万一。”

对企的采访也印证了钟师的上述众说纷纭。有好比一整企业对中网回应:在电池供应商的选择上,他们实际上和很多厂都有合作关系,有涉及负责人就表示:“你可以解读为这是不将电池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大众集团则对中网表示:“与国轩高科的战略合作将为大众在未来的电池战略领域提供更多机会,在保证集团电动型电池供应的同时,将为集团对冲电池原材料价格波动等能力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对于与企间的合作关系,中网也约见宁德时代,但截至新闻报道没收到对方回复。

摩擦不断,企寻求产业链向上

正是因为动力电池企业的话语权过大,近年来企和动力电池企业间堪称龃龉不断。其中,最为外界所熟知的就是特斯拉和松下间的摩擦。

在特斯拉成立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松下都是特斯拉的唯一动力电池供应商。但随着特斯拉的发展壮大,二者间摩擦不断,特斯拉曾谴责松下产能严重不足容许了Model3的生产,而松下则反感双方合资的内华达州超级工厂长期亏损以及特斯拉的不断压价。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斯拉一面向宁德时代和LG化学递出橄榄枝,另一方面特斯拉打算自律研发电池。

在动力电池上,大众也曾经吃过极大的亏。2018年10月,就在大众旗下的奥迪电动工厂和生产线均已准备就绪时。LG化学突然回应,由于动力电池市场需求充沛,LG化学企图将其电池价格提高10%。据报,LG化学此举一度影响了奥迪e-tron的生产进度。此后,或许是为了挣脱对LG化学的依赖,大众宣告与与SKI合作。结果,LG化学一怒下将SKI告上法庭,并一度威胁不排除将采行向大众停止供应动力电池。

动力电池企业在新能源领域的话语权由此可见一斑,所以,这也就解释了为何特斯拉要自律研发电池,而大众和戴姆勒纷纷大股东动力电池企业。事实上,国内的整企业也在做到准备。国内一主流企的相关负责人就对中网回应:“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收购或者大股东小一点的动力电池企业的意向,但从供应安全或者其它角度来看,我们自己也是在研发电池的。”

涉及热词搜索:

热门浏览
今日推荐
最近热点
Top